咏鸬鹚

曾辞巢鹤羡江鱼,吞吐由人不自舒。

却笑生涯随水鸟,低垂甘啖唾残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