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闲堂

纷纷世界多金宝,试觅一闲何处讨。天公忌闲亦惜闲,似欲人人忙里老。

长安道上人如烟,信有阴阳错昏晓。食升衣尺我类渠,玉带金鱼为谁好。

上而公相下百官,鞅掌其身发华皓。出临民庶或愧色,归对妻儿仍热恼。

农商工贾各有役,何况倡优及舆皂。岂如老龚缚屋看青山,赁地于邻甘种稻。

有男肯穫女习纺,布褐藜羹事翁媪。天怜老龚忙为贫,报以一闲非草草。

乃知富贵天不惜,闲处闲人古来少。问龚胡为闲处栖,告以中恬外无扰。

家传古书数万卷,充栋牙签四围绕。兴来拈读拂蠹鱼,兴尽留残听啼鸟。

花阴坐久看日转,叶径行稀任风扫。问闲何味作何说,口不能言心自了。

初从太白得微遇,晚向渊明饱问道。区区拟议已不闲,非作非休此其稍。

我闻如是三叹息,苦恨当年归不早。闲中之味肯见分,亦欲诛茅镜湖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