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孟信州去矣行

青丝络马黄金羁,紫衣导从前驱驰。

男儿四十作太守,路人指点生光辉。

我时笑与路人说,太守襟怀世人别。

平生为政学鲁论,爱民如儿少鞭挞。

上饶之民吾贺君,君独不见南安军。

是家官职未渠已,太后垂帘功盖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