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头吟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

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

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

淒淒复淒淒,嫁娶不须啼。

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竹竿何袅袅,鱼尾何簁簁。

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

注释

  • 两意: 就是二心,指情变。

  • : 别。

  • 「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句: 今天置酒作最后的聚会,明早沟边分手。斗,盛酒的器具;明旦,明日

  • 躞蹀: 走貌。

  • 东西流: 即东流。「东西」是偏义复词。这里偏用东字的意义。

  • 「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句: 设想别后在沟边独行,过去的爱情生活将如沟水东流,一去不返。御沟,流经御苑或环绕宫墙的沟。

  • 悽悽: 悲伤状。

  • 竹竿: 指钓竿。

  • 袅袅: 动摇貌。

  • 簁簁: 形容鱼尾像濡湿的羽毛。在中国歌谣里钓鱼是男女求偶的象徵隐语。这里用隐语表示男女相爱的幸福。

  • 意气: 这里指感情、恩义。

  • 钱刀: 古时的钱有铸成马刀形的,叫做刀钱。所以钱又称为钱刀。

翻译

爱情应该像山上的雪一般纯洁,像云间月亮一样光明。听说你怀有二心,所以来与你决裂。 今日犹如最后的聚会,明日便将分手沟头。我缓缓的移动脚步沿沟走去,过去的生活宛如沟水东流,一去不返。当初我毅然离家随君远去,就不像一般女孩凄凄啼哭。满以为嫁了一个情意专心的称心郎,可以相爱到老永远幸福了。男女情投意合就像钓竿那样轻细柔长,鱼儿那样活泼可爱。男子应当以情意为重,失去了真诚的爱情是任何钱财珍宝都无法补偿的。

简介

《白头吟》的作者及创作背景仍有争议。据《西京杂记》卷三记载卓文君作《白头吟》。相传卓文君十七岁便守寡。司马相如一曲《凤求凰》多情而又大胆的表白,让她一听倾心,一见钟情。他们的爱情遭到了作者父亲的强烈阻挠。作者凭着自己对爱情的憧憬和对幸福的追求,毅然逃出了卓府,与深爱之人私奔。可是司马相如却让作者失望了。当他在事业上略显锋芒之后,久居京城,产生了纳妾之意。于是作者作《白头吟》,表达她对爱情的执著和向往,以及一个女子独特的坚定和坚韧。

赏析

全诗每四句构成一个意群。诗意递进,稳当而有规律。大致又可分为两个部分。「沟水东西流」以前叙述女子与男子相决绝的场景,「凄凄复凄凄」以下写她由自己爱情生活经历的曲折引出对女子要怎样的择偶标准的一种认识。这两部分内容有机的结合在一起,不仅为读者完整的塑造了一个容貌窈窕美丽,性格似柔实刚的,感情丰富真挚的女子形象,还给涉世未深的女子奉献了切实,深刻,有益的生活诲语。叙事性与教诲性相结合成了本诗的一个明显的特点。

「皑如山上白雪,皎若云间月」。这两句含有两个意思,一是女主人公用以比喻和自白她的爱情的纯洁,二是她用洁白的雪,清亮的月来形容自己的美貌。它们是一篇的起兴。言男女爱情应该是纯洁无瑕的,犹如高山的白雪那样一尘不染;应该是光明永恒的,好似云间的月亮皎皎长在。这不仅是一般人情物理的美好象征,也当是女主人公与其丈夫当初信誓旦旦的见证吧。诚如清人王尧衢云:「如雪之洁,如月之明,喻昔日信誓之明也。」但也有解为「以『山上雪』,『云间月』之易消易蔽,比起有两意人。」意亦可通。细玩诗意,解为反面起兴,欲抑先扬,似更觉有味。

「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二句突转:既然你对我的爱情已掺上杂质,既然你已心怀二心而不专一持恒,所以我特来同你告别分手,永远断绝我们的关系。「有两意」,既与首二句「雪」「月」相乖,构成转折,又与下文「一心人」相反,形成对比,前后照应自然,而谴责之意亦彰,揭示出全诗的决绝之旨。

诗句中「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意谓这是咱们最后一次相聚饮酒,散席后大家就各自分手,如流水东西永不汇合。「今日」「明旦」是为了追求诗歌表述生动才选用的措辞,如果把「明旦」句理解为「明天就可在沟边分手」,不免过于拘泥字句的意思,反而失去了诗人的真意。此句承上正面写决绝之辞:今天喝杯诀别酒,是我们最后一次聚会,明晨就将在御沟分手,就像御沟中的流水一样分道扬镳了。「东西流」以渠水分岔而流喻各奔东西;或解作偏义复词,形容爱情如沟水东流,一去不复返了,义亦可通。

最后八句是女主人公的人生经验之谈,它们好似一组格言,给人们有益的教诲。她自己从这场生活的变故中悟到了爱情的真谛,两性结合的幸福绝不是建筑在金钱上面的,而是需要真心相爱。「男儿重义气,何用钱刀为!」这从男子的角度说,意谓假如你真的怀有深重的情义,又何必炫耀金钱,靠它来吸引异性:从女子的方面说,意谓,指她们择偶千万不能把金钱当做首要的条件,男人的情意如何才是最重要的。

「悽悽」四句忽一笔宕开,言一般女子出嫁,总是悲伤而又悲伤地啼哭,其实这是大可不必的;只要嫁得一个情意专一的男子,白头偕老,永不分离,就算很幸福了。言外之意,自己今日遭到遗弃才最堪凄惨悲伤,这是初嫁女子无法体会到的滋味。作者泛言他人而暗含自己,辞意婉约而又见顿挫;已临决绝而犹望男方转变,感情沉痛而不失温厚。

结尾四句,复用两喻,说明爱情应以双方意气相投为基础,若靠金钱关系,则终难持久,点破前文忽有「两意」的原故。以鱼竿的柔长轻盈摆动和鱼尾的滋润鲜活,比喻男女求偶,两情欢洽。《诗经》这类比兴较多,如《卫风·竹竿》「籊籊竹竿,以钓于淇;岂不尔思,远莫致之。」《毛传》「钓以得鱼,如妇人待礼以成为室家。」但此处联下文之意,似又隐含爱情若不以意(义)气相知,仅以香饵诱鱼上钩,恰似只靠金钱引诱,那爱情是靠不住的。故清人朱嘉微评曰:「何以得鱼?须芳其饵。若一心人意气自合,何须芳饵为!」《乐府广序》)结句点破男子「有两意」是因为金钱关系。

相关诗词推荐

游子吟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江城子 ·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鹊桥仙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