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野父言

头白垂垂过七旬,一生筋力尽田园。

如今且听儿男去,尚可看鹅抱乳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