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韵刍父大篇

我生两脚半八区,归来狭视东南隅。东南禹迹今绿芜,百岁几见人欧苏。

闻石蕴玉川含珠,山乃秀润源不枯。胸蟠万卷味道腴,落纸所至云锦铺。

尔来大似天眷吾,贶以佳友令相娱。邢子韵胜开冰壶,湘湖与我初索途。

谓此巨浸其是欤,今夕不饮可得乎。吾侪固不如林逋,吟诗写壁无处无。

杂莼便食不用厨,湘湖岂即输西湖。贳钱沽酒劳老夫,酒酣肆笔衫袖乌。

不觉月堕三更馀,荷香染袂露湿肤,开堂复驾红尘车。

君勿笑人生意气倾堪舆,所得未必如所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