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铸岭下狂歌行

我生天地不如意,甚欲飘然去人世。却思一死胡足悲,死而不乐胡死为。

又思天地之间固有足乐者,安得庄周之鹏穆王马。

有时骑气或御风,天上天中更天下。息驾玄冥圃,驻节蓬莱宫。

攀星太极南,访日扶桑东。东西南北何局促,自可直造混沌趋洪濛。

又思去有归,安得来无从。当时六鳌负亦重,岂有身常不转动。

会须四六二十四足一欠伸,我居其高视尔众。不知化为大海水,为复茫茫而已矣。

不知鳌在复鳌亡,为复人生或人死。此时逍遥游,不见争夺场,想见四维上下俱茫茫。

巨鳌尔灵便如此,公欲欠伸不难耳。且如皇宋三百六十州,出门所在多山丘。

其间平地少,但见萝茑藤蔓上下硗确森相樛。青鞋有底踏须破,人寿几何行不休。

更令生世人,偪仄生戈矛。迂回隔绝千里成万里,亲戚朋旧相见朝夕无缘由。

尔鳌若未动,为我背略倾。飐翻山与丘,平地与人行。

也知上天本来广,也知下地本来平。只因山丘多,顿使天地轻。

我当作章问帝借北斗,酌沧溟。尽歼偪仄人,更杀马与鹏。

百拜稽首,祭鳌之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