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兄招纳凉大善以醉眠不及往大篇见嘲一笔走和

昨宵予不饮,月下看风生。

不饮竟大奇,识此风月清。

今宵予醉狂,醉眼仍看月。

月落犹未醒,思与枕簟歇。

从来清凉事,果为独士悭。

良月如佳人,解后亦已难。

月色政尔好,友生偶然来。

此乐如此时,百岁能几回。

我眠不在枕,我醉不在杯。

平明视鬓毛,定恐此物催。

四十馀一年,侵寻行老景。

人老欲何为,此话当自领。

大块天地宽,酒泉岁月永。

非醉复非眠,快活心下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