壬寅闰五月十四夜静坐后但见神气清朗彻夜玩月不寐至五鼓略就枕即梦见白沙先生瘦而长骨格昂峭两目烱然一如画图中所见者持酒一盏饮予曰此醇酒也极甜美曾饮之乎予答曰未饮也曰可饮之饮后即觉寤天将曙矣因纪以诗云

淳风久已逝,淳质亦云稀。

寥寥千载间,斯人日浇漓。

我生颇好古,冀或一见之。

天若启其衷,灵根夙相随。

偶梦淳德人,风采真吾师。

饮我以醇酒,一歃醒心脾。

清浊既以涤,晶光著先机。

再拜谢吾翁,焚香勤护持。